揽神泉赏美景!从这里出发,相约黔南长顺“花花世界”!

春雷响 万物长 莫负好春光
春之女神正缓缓向我们走来
山鸟鸣 百花艳
赏美景 尝美食 摘鲜果 观神泉
看看长顺的花花世界

莫说婺源花成海 叹君未到夜郎西

春雷响 万物长 莫负好春光

春之女神正缓缓向我们走来

山鸟鸣 百花艳

赏美景 尝美食 摘鲜果 观神泉

看看长顺的花花世界

莫说婺源花成海 叹君未到夜郎西

如果要说 长顺最美的春天在哪里

那一定是在摆所松岗千亩油菜花基地

每年的三月

这片花海竞相绽放

放眼望去是一望无际的金黄

油菜花在春风中摇曳

与远山 房屋 河流 公路相映成趣

勾勒出一幅美丽的山水田园画卷

一朵朵金黄色的油菜花

环绕村庄 层次分明 宛如绸带

微风拂过 醉人的花香弥漫开来

置身大自然的怀抱

甚是世外桃源

夜郎故里春风至 顺城又见杜鹃开

水上杜鹃开似海 薄雾缭绕人间境

伴着三月习习微风

姹紫嫣红的杜鹃染满了山岗

面映着如霞似火的花朵 湖畔则是花树相间 红绿分明

进入花海 映入眼帘的是团团簇簇

有红色 白色 粉红色

花色渐染 花骨袅娜 艳丽而娇娆

缀满枝头 与环山景致交相辉映

天下花朵何其多 唯有此处满山坡

樱花红陌上 杨柳绿池边

广农的樱花之美

犹如藏在深闺的婀娜少女

羞涩而来

不解风情的春风 缠绵多情的雨水

吹啊吹 滴啊滴

一枝一叶粉满山头

到了春天

广顺农场再也不会吝啬它的美

山上山下的桃花 千树万枝就像火焰一样怒放

一片片火红的桃花绵延数十里

犹如一抹中国红镶嵌田园之间

世人皆知百花艳 未晓苹果也争春

人人都说春天美

却不知那苹果花 也是春天的一绝

作为高钙苹果之乡

种植面积横跨两个乡镇 连绵上百公里

每当春天来临

上万亩苹果花怒放于天地之间

目之所及 皆如白雪

粗犷中带着狂野 惊艳中弥漫芳香

漫步花间 倾听春风私语

沉下心来 细细品味

夏日含苞捎新粉 神泉荷花别样红

夏至时节的长顺荷花到底有多美

只有亲自来过才知道

每年的六、七月份

长顺神泉谷景区的荷花

渐渐展露芳姿 娇艳醉人

绿叶丛中 一支支荷花亭亭玉立

像娇羞的少女 满脸绯红 微微含笑

那片片荷叶 像撑开的一把把绿伞

或轻浮于湖面 或亭立在碧波之上

似层层绿浪 如片片翠玉

微风乍起 荷塘泛起层层涟漪

花与叶迎风摇曳

蜻蜓也翩翩起舞来

千姿百态 美不可言

似是星辰红颜老 莫过长顺马鞭草

在广顺镇石板村天台组

一到秋天

这里就美得不像话

蓝天白云下

蓝紫色的马鞭草在风中摇戈

朵朵小花汇成一片花海

彩蝶、蜜蜂哼着劳动号子在花丛中忙碌

置身其中 犹如来到了普罗旺斯

听弦断 断那三千痴缠

坠花湮 湮没一朝风涟

花若怜 落在谁的指尖

多少红颜悴 多少相思碎

在那千年银杏树下 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

十里轮蹄尘不断 几多粉黛花无色

秋天的神泉谷

藏着最美最绚丽的颜色

藏着一年四季中最美的风景

似火红叶的的粉黛乱子草

氤氲出秋天的粉红童话

在花海小道穿梭 粉黛清香扑鼻而来

半身高的粉黛乱子草萦绕身侧

仿佛畅游在粉色云海

伴着夕阳余晖 随手一拍 尽是浪漫

多少城里人翘首以盼的粉红色田园

便是我们暖色调的家园

博士生申请学位被拒,法院判定上海大学未审核评定即驳回构成违法

因发表论文数量已达学校要求却未达院系“科研量化指标”,上海大学博士生柴丽杰毕业逾1年未拿到学位,为此起诉母校。该案曾于2019年7月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未当庭宣判。
南都记者获悉,…

因发表论文数量已达学校要求却未达院系“科研量化指标”,上海大学博士生柴丽杰毕业逾1年未拿到学位,为此起诉母校。该案曾于2019年7月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未当庭宣判。

南都记者获悉,3月10日,柴丽杰收到了一审判决书。法院判定,被告上海大学对原告柴丽杰于2018年11月提交的博士学位申请,未组织学位评定委员会予以审核评定的行为违法。被告仅通过学院秘书以微信告知方式驳回申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以纠正。对于柴丽杰提出上海大学将科研量化指标作为申请学位要件“突破上位法规定,应属违法”的主张,法院认为缺乏依据,不予采纳。

此外,在此案审理期间,上海大学于2019年12月对柴丽杰的博士学位申请组织学位评定委员会进行了审核评定,并做出了“不授予学位”的结论。对此,柴丽杰已向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提起复议,尚未得到受理。3月10日下午,南都记者与上海大学取得联系,被告知学院受疫情影响暂未复工,正在了解情况。

3月10日,柴丽杰收到了一审判决书。

因论文未达学院标准被拒授学位,上大博士生起诉母校

南都记者获得的一审判决书披露,经法院审理查明,柴丽杰于2014年9月进入上海大学经济学院,攻读应用经济学专业(法律金融学方向)博士学位,学制3年。

2017年12月9日,上海大学组织博士论文答辩,柴丽杰持博士学位论文《中国农地信托构造研究》参加,以5票通过、0票反对的结果获得通过。其后,校方向其颁发了《博士研究生毕业证书》,证书载明柴丽杰“已修完博士研究生培养计划规定的全部课程,成绩合格,毕业论文答辩通过,准予毕业”。同年12月11日,上海大学经济学院研究生办公室盖章出具成绩单,载明其博士学位论文答辩结果为“建议授予博士学位”。

但柴丽杰并未获得学位。经济学院方面认为,他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未能达到学院现行《研究生学位授予科研量化指标》的标准要求,属于“科研不达标”,因此在他参加博士论文答辩当天,就让他提交了一份书面申请,内容为请求上海大学学位评定委员会准许其暂缓申请博士学位。

博士研究生毕业近1年后,2018年11月28日,柴丽杰向上海大学邮寄了申请颁发博士学位所需的全部材料,再次争取获得该学位。2018年12月5日,经济学院秘书(兼上海大学经济学科学位评定分委员会秘书)通过微信回复柴丽杰,因其发表的论文数量不符合经济学院科研量化考核指标,故驳回他的博士学位申请。此后,上海大学未就柴丽杰的学位申请组织学位评定委员会进行审核,也未出具任何书面决定。

柴丽杰不服。他认为,自己博士在读期间发表的论文数量虽未达到所在学院的要求,但已符合现行《上海大学学位授予工作实施细则》《上海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生指导性培养方案》及《上海大学博士学位授予科研成果量化指标》对文科类博士学位申请人的要求,而且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规定的博士学位授予条件中,也并没有涉及发表论文数量。经济学院突破校级规定,自行提高了获得学位的门槛,学校却未加干涉,已经严重侵害了他的合法权益。

为此,柴丽杰曾三次致信校长,于2019年2月22日获校方书面答复称,他作为博士学位申请者,未能满足经济学院的相关标准要求,故未能获得学位。

2019年3月,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受理立案。

2019年3月20日,柴丽杰以“教育其他行政行为”为案由,对母校提起了行政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履行法定职责,组织学校的学位评定委员会对其博士学位申请进行审核评定、颁发博士学位,同时承担此案的诉讼费用。上海市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秘书长、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何渊,以及行政法领域的知名律师曹竹平,共同为其代理此案。

一审判决上海大学违法,并承担案件受理费用

2019年7月24日,该案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南都记者注意到,在接近4个小时的庭审中,双方围绕上海大学是否构成行政不作为、相关程序是否正当等展开了质证,并花了较多时间辩论,经济学院在校方规定的科研成果量化指标上再“加码”,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被告上海大学在庭上辩称,原告柴丽杰作为2014级博士生,在进校之初就应当了解学校关于博士毕业和取得学位的相关要求,学校也已经通过学生手册和官网的方式向学生周知了现行规定和科研量化指标。经济学院的科研量化指标体系,是上海大学科研量化考核体系的一部分,通过学校统一向学生公布,在该专业就读的学生理应符合该专业的论文发表要求。

2018年底,校方收到柴丽杰邮递的申请材料后,交由经济学科的学位评定分委员会审查。因其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仅发表了2篇论文,未达到经济学院科研量化指标所要求的3篇,且其中有一篇不属于经济学院规定的论文类型范围,判定其不符合博士学位的申请条件,于是驳回了申请,并由学位评定分委员会秘书通过微信告知,其后又以面谈的形式告知。

此外上海大学还强调,这并不是最终结论,原告依旧可以在论文发表达标的情况下,再次要求学校组织审核评定。

该案未当庭宣判。之后,在审理期间,上海大学主动于2019年12月组织学位评定委员会,对柴丽杰的博士学位申请进行了审核评定(结论为“不授予学位”),柴丽杰选择不撤回此案起诉。

2020年3月5日,上海浦东法院做出了一审判决。法院认为,在原被告对学院科研标准和学校科研标准存有争议的情况下,被告仅通过学院秘书以微信告知的方式驳回原告的博士学位申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属于未履行法律职责的行为。

法院判定,被告上海大学对原告柴丽杰于2018年11月提交的博士学位申请,未组织学位评定委员会予以审核评定的行为违法。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海大学负担。

3月10日,柴丽杰的代理人之一、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何渊对南都记者表示:“上海大学在诉讼过程中履行了法定职责,属于延迟履行和事后履行,并不能改变行为的违法性,这是原告不撤诉的原因。我们后续会继续维护合法权益。”

博士生主张学院“加码”指标不合法,未获法院采纳

南都记者注意到,该案判决书还显示,对于柴丽杰提出上海大学将科研量化指标作为申请学位要件“突破上位法规定,应属违法”的主张,浦东法院认为缺乏依据,不予采纳。

浦东法院认为,上海大学作为博士学位授予单位,有权制定博士学位授予的相关细则。我国《学位条例》第六条规定,博士学位获得者除了通过博士学位论文答辩,还应达到一定的“学术水平”,而上海大学通过科研成果量化指标将之具体化,并未违反上位法。

不过,浦东法院也指出,高校对博士学位申请者的学术衡量标准有自主自治的权力,可以设置相关规范,但设定的规则应当被严格遵守,以防止学术评价标准上的混乱。譬如在此案中,上海大学并未将经济学院下设的应用经济学纳入“另行制定科研成果量化指标的学科”范围,经济学院实行的科研量化指标与校级规定不一致,且并非是对学校规定的简单细化,而是重新定义,这些院级规定并不能仅仅通过事先告知的方式就上升为校级规定。

此外,浦东法院还在判决书中特别指出,通过规定发表论文数量和期刊载体的方式评价博士的学术水平,历来颇受争议,是否科学合理,各方意见不尽一致,但此属高校学术自治的范畴,法院予以充分尊重。各方期待能有更科学合理的评价博士学术水平的途径或者多样评价方式,需要学位授予单位、教育管理部门和学子们共同推进。

采写:南都记者 侯婧婧

众志成城抗疫情――记武清区住建委下派干部筑牢疫情防控“最后一公里”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全区人民众志成城、共克时艰。按照区委组织部的有关部署,区住建委第一时间选派42名党员干部职工到豆张庄镇参与疫情防控工作,助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众志成城 同下“一盘棋”…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全区人民众志成城、共克时艰。按照区委组织部的有关部署,区住建委第一时间选派42名党员干部职工到豆张庄镇参与疫情防控工作,助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众志成城 同下“一盘棋”

“我是党员,让我去!”“我是党员,对于疫情防控我有经验,让我去。”“我作为一名入党积极分子,关键时刻更应该往前冲,这是我的责任。”……全体下派干部闻令而动、积极响应号召,他们身先力行把初心写在疫情防控斗争第一线,把党旗插在疫情防控斗争最前沿,用初心筑牢了一道道坚不可摧的抗“疫”长城。为连日奋战在一线的执勤人员腾出宝贵休息时间,同时也为防控一线出一份力,共同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共克时艰 结成“一家亲”

2月12日一大早,42名干部职工“胸戴党徽、臂戴红袖标”相继到岗,做到了应报尽报,服从镇防控指挥部统一安排,同镇机关干部、村两委、志愿者一起认岗履责,有效充实了基层联防联控力量。在疫情防控的各个战场,卡口执勤、灭杀消毒、入户摸排、宣传动员,都出现了他们的身影。领导干部率先垂范,深入一线,靠前指挥,带班值守。党员干部冲锋在前、硬核“坚守”。“区直机关干部增援防疫一线无疑是一场“及时雨”,我们的人手充足了,工作也更专业了。”豆张庄村党支部临时负责人见到区住建委主要领导同志来报到由衷感慨。

奋勇争先 拧成“一股绳”

一个支部就是一座堡垒,一名党员就是一面旗帜。入“队”干部郭伟耐心细致、不厌其烦、连续战斗,经常“替补上位”。她坚持每天提前到岗,严格落实信息登记、体温测量等各项措施,用实际行动赢得了基层群众和工作组成员的一致好评,充分展现了“‘疫’线巾帼美,战‘疫’党旗红”。苏毅家中父母长期患病,两个孩子年幼,本可以向单位领导申请在家里照顾老人孩子。但是,考虑到单位人员紧张,疫情防控形势严峻,他主动放弃了和家人团聚的时间,坚决奔赴疫情防控一线。林宝仓为了值班值守工作每天往返近2个多小时,但他不畏路途较远,尽职尽责。

他们是“最美逆行者”中的一员,是平凡中的抗疫英雄,撑起了抗击疫情的一片蓝天……还有许许多多像他们一样的志愿者正默默奋斗在一线。面对新冠肺炎这场战“疫”,是他,是她,是他们,收起不舍、逆行而上,同心战“疫”,用坚守疫情防控一线的实际行动兑现了“疫情不退我们不退”的铮铮誓言。

疾控中心与企业实现远程对接 5G提速新冠疫苗研发

从疾控中心到研发企业,眼下北京联通的5G网络正在为新冠疫苗研制提供有力保障。3月11日北京联通披露,正全力进行新冠疫苗研制的北京某疫苗研发企业在5G网络支撑下,实现了总部与市内五个不同地点实验室的高速…

从疾控中心到研发企业,眼下北京联通的5G网络正在为新冠疫苗研制提供有力保障。3月11日北京联通披露,正全力进行新冠疫苗研制的北京某疫苗研发企业在5G网络支撑下,实现了总部与市内五个不同地点实验室的高速数据与视频传输。疾控中心与企业的新冠疫苗研发工作正通过5G网络实现远程指挥、远程指导、数据传输和业务探讨。

近日北京联通二区分公司了解到这家疫苗研发企业在新冠疫苗研制中,受制于实验室的网络环境,各个实验室和总部之间通过视频平台进行沟通时,由于数据量大、网络环境不佳,卡顿现象严重,影响了疫苗研制过程中的沟通效率。

为解决这一难题,北京联通二区分公司立即成立重保专项组,紧急协调5G网络建设资源,仅用5个小时就为其研发总部搭建起了5G网络环境,实现了高速网络的接入能力。

随后用时半天时间,北京联通二区分公司又实现了为其分布在丰台、朝阳和昌平五个实验室与总部的5G网络覆盖连接。

北京联通为这一企业搭建5G网络后,其各实验室间已实现千兆级网络覆盖,能够稳定接收5G信号,科研人员通过5G网络可回传大量现场实验视频和数据,第一时间进行疫苗研发实验问题交流和成果共享。其公司总部指挥中心也可及时根据实验视频快速做出判断并给出指导意见,提高了疫苗研发的工作效率。

不仅如此,近期顺义区疾病预防及控制中心新建实验楼紧急启用,也承担了抗击疫情和研发疫苗的相关工作。该中心向北京联通提出网络支撑需求,北京联通立即成立专项小组,决定为顺义疾控中心实验楼整体开通3G、4G和5G通信网,并立即组织紧急建设。

目前北京联通建设部门紧抓进度推进,及时调整工程实施流程,主设备开通、分布系统施工齐头并进,各部门通力协作,现已在顺义区疾病预防及控制中心新建实验楼完成了3G、4G和5G的信号覆盖。

事实上,目前北京联通的5G网络,正在为投身抗击疫情一线的各类医疗单位提供有力的科技保障。在近日举行的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四地多位院士及专家共同参与的5G远程CT协查诊疗中,借助北京联通5G网络及医疗行业云平台技术优势,各地专家对武汉雷神山医院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进行了会诊。为保障本次会诊的顺利进行,北京联通对位于清华长庚医院的指挥中心快速进行了5G网络建设、测试和优化,同时完成医疗云平台的部署并配合了上海、广州、武汉三地的信号接入。

图片来源:北京联通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 赵鹏

编辑:徐慧瑶

流程编辑:吴越

纳雍县阳长镇:辣椒育苗长势好 脱贫致富信心足

春风送暖,万物复苏。3月10日,在纳雍县阳长镇万亩辣椒育苗基地,一盘盘辣椒幼苗如绿宝石般点缀在白色的漂盘上,迎着阳光茁壮成长。辣椒育苗大棚内一片绿色、春意盎然。
“虽然疫情还没有结束,但时令不等…

春风送暖,万物复苏。3月10日,在纳雍县阳长镇万亩辣椒育苗基地,一盘盘辣椒幼苗如绿宝石般点缀在白色的漂盘上,迎着阳光茁壮成长。辣椒育苗大棚内一片绿色、春意盎然。

“虽然疫情还没有结束,但时令不等人。我们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春耕生产,没有因为疫情而影响生产,今年全镇计划种植辣椒16500亩,目前辣椒育苗、地膜采购、土地翻犁等工作已基本完成,预计4月初就可以移栽。”该镇党委书记雷彬表示。

据介绍,近年来,阳长镇因地制宜、精准施策,积极调整农业产业结构,紧扣农村产业革命“八要素”,用好“五步工作法”,采取“龙头企业 村党支部 合作社 农户(贫困户)”的生产经营模式,大力发展“订单”辣椒产业。成立工作专班,落实包保责任,加强技术指导,强化示范带动,免费向群众提供种苗和技术指导,为贫困群众购买辣椒种植保险,协助农户与公司签订保底收购协议,同时每亩提供200元种植补助,有效激发了群众种植辣椒的积极性,辣椒产业成为当地群众增收致富的重要途径。

“去年我家种了4亩辣椒,收入20000余元。以前种几亩地的玉米,还抵不上现在种1亩辣椒的收入,今年家里的土地计划全部种辣椒,努力让日子越过越红火。”该镇小坝子社区塘边组村民杨富充满信心。(潘胜中)

点击查看人民网贵州频道新冠肺炎疫情报道